热门搜索:

出了大事小情都瞒不住楚休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他早就知道了

时间:2018-12-15 19:16 文章来源:互联网

李家跟我们楚家毕竟不同路,这次的事情就算了,下次如果你们再跟李家有什么牵连,绝对不能轻饶!”
 
    说完之后,楚宗光便让众人散去,自己也是直接离去。
 
    楚生母子施施然的离去,楚生在临走之前还冲着楚休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但楚休却仍旧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
 
    楚宗光今天做的决定简直让楚休有种骂娘的冲动。
 
    资敌这种事情都能够糊弄过去,这楚家简直就跟不是楚宗光的一样。
 
    离开楚家大宅,楚休一路回去,马阔看到楚休回来,笑呵呵的问道:“楚公子,你爹将那对母子给重罚了?”
 
    楚休摇了摇头,顿时让马阔一愣,不敢置信道:“这种事情你爹居然也不管,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就连马阔这种粗人都知道楚生母子干的事情乃是大忌。
 
    内斗可以,别说楚家这种小世家了,江湖上那些顶尖的大族内斗的更狠,几乎每一代的继承人,除了其中有人能够碾压其他人,要不然都是代代见血。
 
    但问题是内斗有一个前提,就是不能损伤自家的利益。
 
    二夫人母子这种做法虽然靠着诡辩和银票证明了自己没有损害楚家的利益,但损害的却是楚休的利益。
 
    利用外人来坑自己人,楚休难道就不算是楚家的人吗?
 
    楚休阴沉着脸道:“我现在都不知道我那位父亲大人究竟是怎么想的,不过这件事情绝对不算完,让人准备准备,我要动那李昭!”
 
    马阔疑惑道:“让韩老大出手?”
 
    楚休摇摇头道:“不,我们自己出手!这一次我不光是要动李昭,更是想要逼一逼楚家,否则按照正常程序走,我是绝对当不上楚家家主继承人的。”
 
    现在楚休也看出来了,楚宗光不喜欢自己,就算他最喜爱的儿子楚伤已经废了,但他楚宗光也是一样不喜欢自己。
 
    楚家内部的那些人更是目光短浅,全都在盯着自己眼前的利益。
 
    楚休已经没耐心跟他们耗下去了,想要最快拿到这个位置,要么就只有干掉老大楚开和老三楚生,要么就只能立下无人可以超越的功劳,他才能得到这个位置。
 
    眼下李家就是这么个机会,动李昭只是一个引子,灭李家才是楚休的真正打算!
 
    昔日李家跟楚家有着这么多的龌蹉,楚休若是能够将李家彻底覆灭,这份功劳谁人比得上?
 
    虽然说他个人跟李家比实力还不算强,但楚休却有信心通过这件事情撬动整个楚家的力量。
 
    马阔在一旁耸了耸肩,反正他们现在是拿着楚休的银子,为楚休办事,自然是楚休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况且他们现在也跟楚休合作的不错,如果楚休能够坐上这楚家继承人的位置,手中的权力足够大,这对于他们其实也是有好处的。
 
    “对了楚公子,楚家商队准备走哪一条路你可知道?探听不出来的话,我便让去跟韩老大说一声,让他们帮你留意一下。”
 
    楚休摇摇头,眼中露出了一抹异色道:“不用了,这点我自有办法。”
 
    说着,楚休喊来高备,问道:“帮我注意一下李家那李荆现在情况如何,把他的消息告诉我。”
 
    之前那李昭若是不提起这件事情,楚休都快忘了当初在元宝镇发生的事情了。
 
    但现在李昭忽然提起来,楚休却是忽然有了办法。
 
    李荆在李家其实也只能算是个小人物,虽然他被李昭所赏识,但他也毕竟只是一个下人,连管事都不是,他的情况和行踪也不是秘密。
 
    此时李荆正在一个小酒馆里面喝酒。
 
    像是李荆这种李家的人若是在李家自己人开的酒馆里喝酒自然是有些优惠的,不过他现在却是刻意避开了这些地方,选择了一个寻常商人开的小酒馆,就是不想让其他李家的下人看他的笑话,嘲笑讥讽他。
 
    李荆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从小就是。
 
    他虽然是李家的下人,但他却不甘心就这么一辈子一直都当下人。
 
    有这样志气的人很多,但大多数都是做白日梦,但李荆不一样,他是那种真敢去做的人,所以他在李家内很刻苦,很拼命。
 
    虽然他不想当下人,但若是连一个下人都干不好,那还怎么成为人上人?
 
    带这种想法,李荆用了很短的时间便从一堆下人里面脱颖而出,获得了李三公子的赏识,但在元宝镇的那一次经历却仿佛是噩梦一般,直接摧毁了他的一切。
 
    李家的管事李通因为他的牵连而被楚休羞辱,所以在回到李家后便迁怒他。
 
    而李三公子也因为他在外面招惹事端,办事不够稳重,训斥了他一顿,虽然只是训斥,但实际上却也代表着他被三公子厌恶,所以这段时间以来李通在李家内更是毫不留情的为难他,整个李家都没有人肯为他出头。
 
    现在的李荆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去恨谁了。
 
    是恨楚休当初的羞辱还是恨李通欺软怕硬,不敢找楚休的麻烦只能拿他撒气,或者是去恨李昭毫不留情的将他抛弃?
 
    就在李荆喝的有些微醺时,一个人却是忽然走出他身边道:“李荆,我家公子请你过去一趟,小声点,不要叫。”
 
    说着,那人直接把手放在李荆的肩膀上,那股力量顿时让李荆明白,自己反抗不了。
 
    这一下立刻让李荆的酒醒了大半,他低声道:“你家公子到底是谁?我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小角色,他找我干什么?”
 
    “去了你便知道了!”
 
    那人直接扔下了一块碎银子,挟持着李荆离开了酒馆,不过却也没走远,直接带着他进入了一间客栈的二楼内。
 
    推开房门,屋内只有一名年轻公子,穿着一身金色锦袍,桌子上放着一把雁翎刀,一盐水碟花生米和一壶黄酒。
 
    看到这人的一瞬间,李荆的眼中顿时便被惊骇所填满。
 
    “楚休!竟然是你!”
------------
 
第二十七章 背叛
 
    对于楚休,李荆当然是带着恨的。
 
    当初若不是他抢自己的秘匣,后来又怎么会闹出这么多事情?
 
    但恨意之后李荆却是从心底升起了一丝畏惧之色。
 
    通州府就这么大点,出了大事小情都瞒不住,楚休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他早就知道了。
 
    这位原本被人视作废物的楚家二公子这段时间干的事情可是让人惊讶的很,甚至被外界评说是楚家年轻一代四人当中唯一可以跟李家三虎比肩的年轻弟子。
 
    反正无论如何,楚休的地位都不是他能比的,上次的事情也让他清楚的认识到了一个现实,那就是下人始终都是下人,就算他背后靠着李三公子,但只要他一失宠,他的地位甚至都不如李家地位最低的下人。
 
    楚休看着李荆那紧张畏惧的模样,他的让人关上了房门,指着桌子上的椅子淡淡道:“坐。”
 
    看着李荆磨磨蹭蹭的坐下,楚休也没有催促,他只是在那里嚼着花生米,时不时抿一口杯中的黄酒,直到气氛已经压抑到了极致,他这才淡淡道:“你现在是不是非常恨我?”
 
    李荆低着头没有说话,楚休也没管他,直接沉声道:“你恨我是应该的,我也能看出来,你并不是一个甘心平凡一生的人,但听说自从那件事情,你可是过的很不好啊。”
 
    李荆苦笑着道:“这还不是拜楚休公子你所赐?眼下楚休公子是楚家年轻一代的杰出弟子,我只是李家一个失势的下人,就算楚休公子你现在想要杀我,估计李家都不会为我出头的。”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看的很清楚,人最重要的就是认清自己的位置,可惜很多人都认不清这点,以前的你也是,现在倒是比之前长进了一些。”
 
    看着桌子上那三样东西,李荆瞪大了眼睛,目光当中流露出了一抹渴望的神色。
 
    对于寻常武者来说,这些东西很普通,但对于李荆这种只是学过一些普通拳脚功夫,刚刚踏入淬体境的下人来说,这些东西却是一个机会,一个让他真正成为武者的机会!
 
    楚休将这三样东西往李荆那边一推,沉声道:“我要李昭下次行商时的路线,还有他带领队伍的实力,越细致越好,必须在他出发前一天告诉我。”
 
    李荆闻言顿时一哆嗦,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昨天三公子好像跟这楚休有过冲突,细节他虽然不知道,但双方好像是动了手了。
 
    联想到现在楚休的举动,他究竟想要干什么,这貌似不难猜了。
 
    李荆的嘴角动了动,艰难道:“可是……”
 
    “没有可是!”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