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那楚家的二小子下手也够狠的劫了东西不算还把人都杀光了

时间:2018-12-15 19:29 文章来源:互联网

 沉默了半晌,李云这才道:“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李承咬了咬牙道:“整个李家一半的家业!”
 
    “什么!?”
 
    李云猛的站起来:“大哥你疯了不成?”
 
    李承闭着眼睛道:“我李家已经到现在这种地步了,不下手狠一些,恐怕沈容不会答应的,而且这沈容本身也是贪婪之辈,与其跟他讨价还价,不如一次性喂饱他。
 
    这位沈大管家实力平常,能力更是平常,但以前却是伺候沈白和沈墨的老仆,在沈家内的地位高的很,他有能力保住我李家。
 
    而且拿出一半的家业之后,我李家已经失去了跟沈家平起平坐的资格,正好彻底投靠沈家,成为其附庸,这样才能够继续在这通州府内生存。
 
    你也别感觉委屈,寻常的小家族就算是想给沈家当附庸,沈家都未必会收的。”
 
    李云也是默然不语,昔日他们李家最为强盛时也是可以跟沈家平起平坐的,结果现在却是要给李家当附庸,这种滋味可不好受。
 
    李承道:“行了,事情暂时就这么定了,现在就去准备,迟则生变。”
 
    李云点了点头,两个人一起离开,不过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李家宅院的阴暗角落内,李泽看着两个人的背影,眼中露出了一抹阴狠的目光来。
 
    此时楚家的酒楼内,楚休挑了一个靠近窗户的包房,跟马阔点了几样酒菜,一边喝酒一边闲聊着。
 
    平时的楚休没这么闲,只不过他刚刚闭关出来,这十多天的时间他根本就连太阳都没见,现在也算是放松一下心情了。
 
    这时那酒楼的掌柜亲自端上一只油光红亮的烧鸡,摆在楚休的桌上,陪笑道:“二公子,这是产自北地辽东荒山里面的锦鸡,吃松子喝雪水长大的,肉质鲜美,因为速度极快,就算是一些老猎人都不容易猎到,所以也被叫做飞龙,所谓天上龙肉,地上驴肉。这龙肉指的便是这飞龙肉。
 
    正巧前两天有个燕国商队带来了几只,我这可是特意留给二公子您的。”
 
    对面的马阔眼睛一亮,直接上手撕下来一条大腿啃着,嘴里面一边嚼一边嘟囔道:“没错,就是这个味!自从离开北地,我可是好长时间都没吃过了。”
 
    那酒楼掌柜的瞪了马阔一眼,他就没见过这么没规矩的下人,二公子都还没下筷子呢,你倒是先下手了。
 
    楚休随意的挥了挥手道:“行了,下去吧,你这份心意我领了。”
 
    听到楚休这么说,那掌柜的这才露出了一丝喜色下去了。
 
    楚休撕下一块鸡肉来尝了尝,味道的确不错,鲜美至极。
 
    不过就在他准备和马阔一起分了这飞龙肉时,包房的门忽然被推开,一名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推门走了进来,脸上带着笑意道:“楚休公子你还有心思在这里吃喝?你知不知道,你可就快要大难临头了!”
 
    听到这年轻人这么说,马阔一边嚼着鸡腿,一边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色,而楚休则是拍了拍自己桌子上的雁翎刀,淡淡道:“有实力的,说话故弄玄虚那叫高深,没实力的,那叫找死!”
 
    话音落下,楚休的眼中顿时流露了一抹暴戾的杀机来,让眼前这没见过血的年轻人顿时吓的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他的眼中露出了一丝羞恼之色,不过倒也不再故弄玄虚了,而是把门关上,坐到楚休旁边,对着楚休一拱手道:“在下李家李泽。”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李家的旁系?”
 
    李泽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怒意道:“是嫡系!我是李家的第四子!”
 
    楚休拍了拍脑袋,这才想起来,貌似李家还真有这么一个人。
 
    不过这李泽的存在感太低了,外人总说什么李家三虎之类的,说着说着,自然而然的就把这李泽给忽略了。
 
    楚休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道:“想起来了,说说吧,你今天是准备干什么?”
 
    李泽看着楚休,沉声道:“我来只是想要告诉楚休公子你一个消息,我大哥和二哥现在准备要布局杀你!”
------------
 
第三十二章 誓杀楚休
 
    李泽说李承和李云要杀自己,对于这点楚休毫不意外。
 
    李家的情况跟楚家不同。
 
    楚休那几个兄弟都恨不得楚休去死,就差面对面捅刀子了,但李家那三兄弟却是一母同胞,并且在李家老家主死后一起站出来支撑李家,他们之间的关系可是亲密的很。
 
    眼下楚休毫无掩饰的杀了李昭和李忠,李家若是不想杀他报仇,那才叫奇怪呢。
 
    楚休看着李泽,一脸的漫不经心道:“哦,那又怎样?或者说你李泽,你想要如何?
 
    你是李家的人,结果却是跑来告诉我李家要对付我的消息,你究竟想要什么?或者说是你能带给我什么?”
 
    李泽看着楚休,脸上的表情有些难看。
 
    从进来到现在,楚休便一直都在引领着节奏,让他之前那些故弄玄虚,想说的话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此时李泽才明白,这个杀了他三哥,让他们李家元气大伤的楚休,果真不是简单之辈。
 
    李泽也没有再卖什么关子,他直接恨声道:“楚休公子,我在李家的地位你应该都知道了,我大哥他们三人压根就没把我当成李家的人!我只是想要把属于我的东西拿回来而已!
 
    楚休公子,这一次你杀了李昭,我大哥和二哥他们已经决定要对付你了,但我可以在暗中为你传递消息,甚至是在关键时刻出手帮你。
 
    我们两个联手干掉我大哥和二哥,但事后,你要帮我成为李家的家主,整个李家的产业,我分给你一半!”
 
    楚休没有惊讶,他只是倒了一杯酒,淡淡道:“你就这么相信我能够干掉你大哥和二哥?”
 
    李泽摇摇头,冷声道:“我不是相信你,而是相信我自己!这些年我大哥和二哥连半分的权力都不给我,但他们却不知道,这些年我也不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做!”
 
    楚休的脸上这时才露出了一抹笑意,把眼前的酒递给了李泽道:“我喜欢跟干脆利落的人打交道,成交。”
 
    李泽一口将杯中的酒饮尽,对着楚休一拱手道:“楚休公子,等动手的时候你便会发现,你这次的决定是很明智的。”
 
    说完之后,李泽直接转身离去,他也不敢在这里停留太久,怕被李家的人看到。
 
    楚休拿过一只新杯子,一边倒酒一边道:“都说李家有三虎,但现在看来,这李家应该是三虎一彪才对。”
 
    马阔疑惑道:“三虎一彪?什么意思?”
 
    楚休解释道:“传闻中虎生三子,必有一彪。这彪最为瘦弱,但性情却也是最为凶狠无情。
 
    传说中母虎带着三子过河,必须要先把彪背到对岸,然后带第二个过去,同时再把彪提回去,然后带第三个虎崽到对岸,最后才把彪带过去,如此来回费力,怕的就是这彪趁母虎不在时咬死其他的虎崽,不给彪和虎崽独处的机会。
 
    我想要在楚家继承人的位置,只是因为我想要楚家的资源,只要我能顺利坐上这个位置,拿到我想要的东西,楚家的其他人只要不搞事情,我也不会动他们,更不会去损害楚家的利益。
 
    而你看看这李泽,他明显就是对他那几个哥哥恨之入骨,杀他们排在第一位,拿到李家才第二位,为此甚至不惜跟我这个李家的仇敌合作,愿意拿出整个李家一半的产业,如此性情,是不是跟那彪很像?”
 
    马阔闻言不由得哆嗦了一下,连忙又扯下一个鸡腿,一边嚼着一边道:“以前庞老大就跟我们说过,最毒就是人心,这李家还没传几代呢,就都成这样了,那些江湖上顶尖的大世家岂不是斗的更狠?”
 
    楚休摇摇头道:“这你就错了,越是大世家便越有规矩在,无论你怎么斗,都要在这个规矩之内,坏了规矩的人可是会被整个整个世家所惩罚的。
 
    所以他们怎么斗都有一个度,只要有这个度在,那就不会威胁到整个世家的利益,相反则是会越斗越强。”
 
    看着还在那里大吃的马阔,楚休站起来道:“行了,别吃了,准备准备,要动手杀人了。
 
    李家那两位动手正合我意,我这边想动手,结果却被我父亲给压了下来,现在可是李家准备要杀我,我对李家出手也是合情合理。”
 
    马阔点了点头,背上重剑跟着楚休离去,不过临走的时候他还让那掌柜的把那锦鸡给他打包带走,他还要留着当宵夜。
 
    此时通州府沈家内,李承正坐在会客厅内,等待着沈家大管家沈容。
 
    沈家在通州府地位超然,全靠沈墨的那位同胞哥哥,沧澜剑宗掌门的关门弟子,‘落雨剑’沈白,这位在整个魏郡武林都大名鼎鼎的武林新秀。
 
    有着这重关系,沈家几乎就相当于是有着整个沧澜剑宗作为背景,别说是在通州府,就算是整个魏郡都没有人想要招惹。
 
    李承现在虽然算是李家的话事人,但他想要见沈墨一面都不容易,就算他现在求见的乃是沈家的一个管家,他也是在议事厅内被晾了半个时辰,茶都已经凉了。
 
    直到李承都已经显得有些不耐烦时,沈容这才从堂内走出来。
 
    沈容大约六十多岁,穿着一身华贵的锦袍,两个大拇指上还个带个一个珍惜的暖玉扳指,不像是管家,反倒像是一个富家翁一般。
 
    看到沈容前来,李承连忙站起来一拱手道:“许久不见,沈管家容光焕发,看来心情不错?”
 
    沈容笑了笑道:“我一个老头子,就是为沈家卖命的,家主心情好,我老头子心情自然也不错。
 
    李家大小子,无事不登三宝殿,你这次来找老夫所为何事啊?”
 
    现在李承怎么说也是李家的话事人,但沈容却仍旧是一口一个李家大小子,完全是在把李承当一个小辈来看,虽然李承心中有些不舒服,但也只能忍着。
 
    “沈管家,我三弟的事情你应该听说过吧?”
 
    沈容点了点头道:“是听说了,那楚家的二小子下手也够狠的,劫了东西不算,还把人都杀光了。
 
    你们家老三也是倒霉,不过人都已经死了,你还是节哀顺变吧。”
 
    李承露出一个惨然的笑容道:“可是我咽不下这口气啊!
 
    我们三兄
    听到李承这么说,沈容这才有些动容了。
 
    李家一半的家业对于他来说可是很有很大的吸引力的。
 
    虽然沈家对他不错,沈墨对他信任有加,但也不可能把沈家所有的产业都交给他这个管家来管理。
 
    李家一半的家业对于沈容来说绝对是一笔大收获,而李家若是因此而归顺他们沈家,这也是一桩大功劳。
 
    沈容想了想,道:“李家大小子,这个忙我可以帮,不过这件事情太大,口说无凭,不如你现在就留个证据,你看如何?”
 
    李承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怒意,沈容这老东西摆明了就是不信任他,竟然还要让他把这种耻辱的东西都写下来。
 
    不过现在是他有求于人,李承也只得乖乖的把这些条件都写下来,并且写上自己的名字,按上自己的手印。
 
    拿着纸张,沈容吹干了上面的墨迹,对李承笑了笑道:“你放心,楚休你尽管大胆的去杀,你们李家我保了!楚宗光就算是心中再恨,他也不敢动我沈家要保的人!”
 
    李承勉强笑了笑,对着沈容一拱手道:“那就多谢沈管家了。”
 
    寒暄了几句之后,李承便直接离开,等回到了李家之后,李云已经在那里等他了。
 
    李云那边要比李承顺利的多,显然楚生母子已经把楚休列为家主之位的最强对手了,这次他们只需要稍微弄一些小手段便能换来楚休被杀,何乐而不为呢?
 
    李云对李承问道:“大哥,咱们什么时候动手?”
 
    李承的眼中露出了一抹骇然的杀机道:“迟则生变,明日凌晨便准备动手!”
------------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