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刀光划过丁开山的右手自手腕处直接被楚休斩断

时间:2018-12-15 19:34 文章来源:互联网

楚休说李家是三虎一彪,这李泽的心思也的确是毒的很。
 
    他知道自己的实力弱,就算是在后方偷袭,夺魂锥也不见得能够杀得了李承,所以他竟然还暗中在那上面淬了毒。
 
    李承闻言面色顿时一变,连忙想运转真气,但此时却是已经晚了,他越是运转真气,毒素运行的便越快,瞬间便吐出了一口黑血来,倒在了地上,气若游丝。
 
    楚休在后方拍了拍手,脸上带着笑意道:“精彩,当真是精彩啊!
 
    李二公子,现在你应该知道什么叫做兄弟阋墙了吧?面对面偷袭捅刀子,这可是要比我楚家斗的激烈多了。”
 
    李云的眼睛顿时一红,他此时才好像是反应了过来,不过他也是气糊涂了,竟然不去管楚休,而是直接冲向李泽。
 
    “王八蛋!我杀了你!”
 
    李泽一挥手,原本李家那些人里,竟然有十多人站出来挡住了李云。
 
    这些年来李泽虽然看似没有丝毫的权力,但他也是李家的嫡系血脉,利用这重身份,他倒是也是在李家内笼络了一批忠心的下人,虽然只有眼前这十多个人,少的可怜。
 
    楚休冷笑了一声,直接一挥手,院落内几十名盗匪冲杀出来,手持弓箭几轮齐射,顿时就让不少李家的人纷纷中箭,这才想起来拿起自己手中的兵器抵挡。
 
    只不过马阔手下这些盗匪可都是昔日北地三十六巨寇的精锐,是曾经跟北燕朝廷的军队交过手的,李家的人虽然多,但素质上还真跟这帮盗匪没法比。
 
    一轮齐射之后,十余名箭法比较好的盗匪继续留在原地用弓箭杀敌,剩下的盗匪则是跟着马阔杀向李家的人。
 
    楚休拔出手中的雁翎刀,一步一步的向着李云走来。
 
    连续杀掉了几名保护李泽的下人,李云这才猛然回头,望向楚休,双目赤红,好像是要吃人一般。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楚休!
 
    没有楚休,李泽就算是再阴毒,那也只是一条只敢隐藏在暗中的毒蛇,只要他敢露头,必定要被他们兄弟掰掉毒牙。
 
    而这楚休就是一头恶狼,第一口就把李家撕下一块肉来,紧接着便要彻底把他李家吞噬!
 
    “去死!”
 
    李云直接爆喝了一声,剑光流转,剑势仿佛暴雨一般的向着楚休挥洒而来。
 
    李家的细雨剑法讲究的是剑势连绵不绝,但现在被怒火攻心的李云施展出来,但却少了几分飘渺,多了几分狂暴,好似暴雨一般。
 
    但他狂暴,楚休却是被他更加的狂暴。
 
    雁翎刀轰然斩落,真气凝聚在双臂当中,这一刀只是最为简单的一式力劈华山,但却直接将那繁复的剑势彻底轰碎!
 
    李云持剑的手顿时一麻,刀剑相撞的铿锵之声传来,他的身形忍不住向后退了数步,手中的长剑都被楚休的一刀斩了出了一个缺口。
 
    楚休手中雁翎刀未染血,但刀锋之上却是已经露出了一抹血色,血刀经那阴毒邪异的刀法使出,连斩之下,李云步步后撤,只能勉强抵挡。
 
    此时李云的脑海中,怒气已经被惊骇给驱散。
 
    这楚休明明是才刚刚踏入凝血境,他的力量为何如此强大?
 
    再这么打下去,他根本就连一丁点的反击之力都没有。
 
    李云的眼中闪过了一抹犹豫之色,大哥和三弟都已经死了,他再这么打下去,说不定就连他自己都要留在这里。
 
    有命在才能报仇,命没了,那可就什么都没了。
 
    李云已经生出了一丝退意,打算虚晃一招然后先撤,不过就在此时,楚休那一刀斩出,竟然直接把他手中的长剑斩成了两截!
 
    直到此时他才注意到,楚休之前的每一刀不光是简单的攻势,还都斩在了他长剑的同一个地方,最终长剑直接被斩断。
 
    一抹血色的刀光飞快无比的从李云的眼前划过,人头落地,李云再也没有了多想的机会。
 
    随着李云身死,那些李家的人彻底崩溃了,纷纷四散逃窜。
 
    他们有些是李家的族人,但更多的却只是李家的下人,虽然在李家呆了一辈子,算得上是忠心耿耿,但问题是现在李家的人都死绝了,他们还为李家卖什么命?
 
    看着那一地的尸体,楚休站在杀戮的最中央,感受到其中飘散出的那股浓郁的血腥味,寻常人会感觉很恶心,但楚休却是隐隐有一种源自于骨子里的兴奋感觉。
 
    他不是喜欢杀戮,只是喜欢这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前世的楚休也是出身大族,甚至要比楚家这种小家族大多了,但他却是隐忍憋屈了半辈子,表面上装的好像是个纨绔子弟,结果最后还是被人给暗算害死了。
 
    重生这一世,前世的那些楚休不想再重复一次,这一世,他会主动出手,把一切都握在自己的手中!
 
    至于血腥杀戮,这点楚休完全不在乎,正如之前楚休对李云说的那样,混江湖哪有不死人的?
 
    从你踏入江湖开始,便要做好杀人或者是被人杀的觉悟。
 
    此时周围的战斗差不多已经结束了,李家的人死的死,逃的逃,已经彻底溃败。
 
    李云被楚休所杀,至于李承嘛,这么长时间早就已经毒发身亡了。
 
    李泽站在人群当中,面色苍白,甚至还有些想吐的感觉。
 
    他虽然够阴狠,但这还是他第一次杀人,而且杀的还是他大哥。
 
    不过随后李泽便狂笑了起来,所谓的李家三虎都已经死了,那接下来李家便是他的了!
 
    楚休走到李泽身边,淡淡道:“你很开心?”
 
    李泽笑着道:“李家从此以后便是我的了,我当然开心。楚休公子,我当初便说过了,你跟我合作是个明智的决定,怎么样,没错吧?没有我,你可没那么容易解决李家。”
 
    楚休点了点头道:“没错,是个很明智的决定。”
 
    话音落下,楚休直接一刀捅进了李泽的肚子里,这个动作顿时让周围的人都愣住了。
 
    李泽佝偻着身子,不敢置信的看着楚休:“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楚休贴着李泽的耳边道:“为什么?因为我的胃口比你想象的还要大,你肯给我半个李家,但我,却想要整个李家!
 
    我跟你合作的确是一个明智的决定,但你找我合作,可就不怎么明智了。
 
    最后再教你一个道理,无论手段再怎么狠毒,自身再怎么隐忍,都是要建立在自己有实力的情况下,你连自保的实力都没有,拿什么去跟别人斗?
 
    长点心,记住这个道理,下辈子别犯同样的错误了。”
 
    拔出刀来,李泽眼中带着不甘的目光倒在了地上,楚休对着马阔道:“愣着干什么?剩下的人都清理掉。”
 
    马阔这才反应过来,立刻招呼着手下将李泽这边的几个人都给斩杀。
 
    看着地上李泽的尸体,马阔不由得摇摇头道:“这小子也是够倒霉的,算计隐忍了这么多年,最后反倒是给你做嫁衣了。”
 
    楚休甩了甩刀身上的鲜血,道:“他可不是倒霉,只不过是没看清自己而已。
 
    不管是毒计也好,是阳谋也罢,一切的前提都是实力。
 
    他的心肠够硬,手段够毒,也足够隐忍,可惜却唯一忽略了实力,我不杀他,李家他也保不住。”
 
    说起来楚休刚刚穿越时跟这李泽也比较像,不过楚休那时候在干什么?他回到楚家第一件事便是练刀。
 
    在短时间内把袖里青龙练到炉火纯青,甚至是有些自虐的程度。
 
    而这李泽呢?这十多年来李家这几兄弟虽然排斥他,但却也没有做到像楚家那样故意打压陷害的程度,修炼资源和吃喝都不少,结果这李泽的修为却低得可怜,可想而知他这些年都把时间用在什么地方上了。
 
    估计没多长时间用来修炼,全都用来算计和拉拢那些李家的下人了。
 
    楚休对着马阔道:“地上那些尸体不用管了,直接去开山武馆。”
 
    马阔挑了挑眉毛道:“你还准备对丁开山动手?那可是你二娘的亲爹,怎么也算是你楚家的亲戚。”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冷芒道:“亲戚?很快就不是了,李家这件事情若是没有丁开山从中牵头,楚家又怎么会配合的那么默契,这次正好有机会,直接干掉他,楚家那边我自有交代。”
 
    马阔耸了耸肩,既然楚休已经做好了决定,那他负责杀人就好了。
 
    踏入凝血境之后,楚休的实力增长的有些吓人。
 
    寻常人从淬体踏入凝血,实力的确是会暴增一截,但那也只是一截,而楚休简直都能算是翻倍了。
 
    当初丁开山能轻易接下楚休一刀,现在可没那么容易了。
------------
 
第三十五章 裂金手
 
    凌晨时分,丁开山还在武馆内睡觉。
 
    开山武馆白天的弟子很多,足有上百人,但到了晚上就只有几个人而已。
 
    虽然丁开山是武馆的,弟子无数,但弟子和弟子之间也是有区别的。
 
    比如白天来他开山武馆练武的那些弟子,丁开山只会教他们一些普通的拳脚功夫,拿银子就教,没了银子就滚蛋。
 
    别说是丁开山赖以成名的裂金手,就算是寻常的内功丁开山都不会教他们。
 
    而这些常年呆在开山武馆的弟子则是丁开山真正的徒弟,是可以当作传人的那种。
 
    虽然丁开山知道今天晚上李家会对楚休动手,不过他也没有在意,他只负责在其中牵线搭桥,以李家的力量还杀不掉一个楚休,那李家也就没有继续在通州府立足的必要了。
 
    所以晚上的时候丁开山便照常休息,他年龄大了,生活可是规律的很,要不然他这一身实力可是会降下的更快的。
 
    开山武馆外,楚休敲了敲门,过了好一会才有一名丁开山的弟子骂骂咧咧的走过来,一边嘟囔着一边开门道:“娘的,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大门刚刚打开,映入他眼帘的便是一抹锋锐的刀光!
 
    瞬息间人头落地,掉落在地上的声音显得极其的刺耳。
 
    楚休带着马阔等人鱼贯而入,此时的丁开山就算是睡的再死他会被惊醒的。
 
    他慌忙当中披着衣服走出来,看到楚休和地上他弟子的尸体,丁开山的面色骤然一变。
 
    现在这个时辰,李家那边应该已经动手了才对,楚休为何还会站在这里?还拿着刀气势汹汹的杀来他的开山武馆。
 
    这一瞬间丁开山便反应了过来,这其中有变故!
 
    不过还是镇定了下来,冷哼了一声道:“楚休,你这是什么意思?来我开山武馆杀人,你难道就不怕回到楚家被惩戒吗?
 
    你可别忘了我是什么身份,按辈份来算,我可是你的长辈!”
 
    楚休拎刀走来,一边走一边寒声道:“长辈?一个想要置我于死地的长辈?老东西,你想要把你那外孙扶到家主的位置上我不管,但你挡了我的路,那便去死吧!”
 
    一刀斩来,刀锋呼啸,楚休这一刀当中透露出一丝血色的红芒来,连续数次对战,楚休已经将这血刀经用到炉火纯青的程度了。
 
    丁开山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怒意道:“狂妄!当真以为学了几天武功就天下无敌了不成?”
 
    虽然丁开山很诧异着楚休年纪轻轻就到了凝血境,但他丁开山也算是江湖前辈了,练了一辈子的武,只不过是因为年龄太大这才没晋升到先天。
 
    结果现在一个小辈居然狂妄到想要杀他,简直就是不知所谓!
 
    话音落下,丁开山的裂金手直接施展而出,原本白里透红的双手瞬间涨大了一圈,变得乌黑恐怖,好似怪兽一般。
 
    丁开山的裂金手属于铁砂掌的一种,不过却要比铁砂掌高级一些。
 
    寻常的铁砂掌只是用外力去淬炼一双肉掌,顶天用一些草药来辅佐。
 
    但丁开山的裂金手却是不一样,需要配合内功来修炼,淬体境时的修炼跟铁砂掌差不多,只不过用的草药高级一些而已。
 
    但到了凝血境,可以控制体内气血时,便需要将一身的气血之力都导入这双手当中,再配合内功不断的淬炼,使得裂金手爆发之时气血威能惊人,单凭肉掌便能够碎裂金石。
 
    楚休的血刀刀法阴邪狠辣,但丁开山出手之间却是沉稳无比,直接以肉掌硬撼他的雁翎刀,碰撞当中爆发出了一阵铿锵之声,力量上竟然丝毫不逊于楚休。
 
    乌黑的大手直接将楚休的雁翎刀夹住,丁开山冷笑道:“你以为你能杀得了李家那李忠便能杀得了我?那李忠早年间受过内伤,现在估计还没好利索,杀了一个半废的凝血境便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可笑!”
 
    楚休的眼中猛然爆发出了一股杀机,弃刀进步,一抹银色的刀光突兀的袭来,袖里青龙!
 
    仿若青龙出海般的一刀袭来,速度快到了极致,等到楚休的刀光出现在丁开山眼前时,他才反应了过来,连忙一掌拍出,迎上这一刀。
 
    不过楚休这一刀却是忽然偏离了位置,刀光划过,丁开山的右手自手腕处直接被楚休斩断,那掉落的断手瞬间喷出了大股的鲜血,简直不像是一只断手所能容纳的血量。
 
    楚休这一刀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斩杀丁开山,他只是想要废去对方的裂金手而已。
 
    袖里青龙可不是非要作为一击必杀的手段来用的!
 
    丁开山痛苦的哀嚎了一声,身形向后撤去,楚休的刀光却是仿佛附骨之蛆一般,紧贴着丁开山不放。
 
    但正是因为如此,他将太多的精力都投入如何去修炼这一双裂金手之上,导致他的拳脚功夫只能说是稀松平常。
 
    所以在碰上楚休这种突发奇招,直接废掉他裂金手的存在,丁开山便只能等死了。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不是丁开山弱,而是现在的楚休已经变得比那时候更强了。
 
    “把他的头砍下来,明天我要给楚家的人送一份大礼!”
 
    楚休收起刀,直接向外走去。
 
    马阔疑惑道:“楚公子,你干什么去?”
 
    楚休头也不回道:“天色还早,睡一个回笼觉去。”
 
    …………………………
 
    第二日清晨,往日里平静的通州府热闹无比,长街上的尸体楚休他们可懒得去收拾,所以等到众人发现那些尸体之后,所有通州府的人才知道,原本位列通州府三大世家之一的李家,其中的精锐竟然全都死在了这里!
 
    这么大的事情瞒不住别人,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便彻底传开了,自然也是传到了楚家众人的耳里。
 
    当楚宗光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也是一愣,楚宗光还没联想到楚休,他还下意识的喃喃道:“李家的精锐全都死了?到底是谁干的?”
 
    陈管家在一旁小声道:“听说人是死在楚休公子院落前的。”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